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手游断流 » 正文

共享女友,我如何逃脱那场迷惘的畸恋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1:53:51  

  一朵鲜花渴望怒放男人无力浇灌

  俺们那地方,是黄土高坡。前些年,黄土高坡的风,吹得全国都泛黄土味。这几年,风停了,但提起那地方,人们会说,那是个穷地方。

  我家在陕北米脂县,一句陕北谚语说:“米脂婆姨绥德汉,清涧女人没人看!”呵呵,这是几辈人传下来的话。说的是米脂的女人漂亮、受用,绥德的男人剽悍、能干。这最后一句是埋汰人家清涧的女人,其实也就是一个说法么,不要那么认真。

  我们那地方夏季种小麦,秋季长玉米。一到秋季,那满坡满墚满川道里都是绿油油的玉米。玉米杆子有一人多高,玉米地里藏个人,一般看不见。

  路遥电影《人生》里,高家林和刘巧珍亲热就是在玉米地里。哎,我的故事也是从玉米地里开始的。

  19岁那年春上,我嫁到了王家庄。我男人叫茂才(化名),是个老实的农民。我爱的男人考上大学走了,家里人就说下了茂才。

  茂才会木工,干完田里活,自己弄些小桌子小板凳到镇上卖。父亲说,可以了,别挑了,嫁给手艺人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。尽管心比天高,我还是认这个命,谁让咱生在这个穷窝窝里呢。

  秋天,梁子(化名)回家了。梁子是我的一个本家兄弟,在县城念了三年高中,没考上大学,就回来戳牛屁股。乡下人说戳牛屁股就是回乡耕田务农的意思。

  我没见过他,第一次见他是在村口。他高高的,有些瘦,还是一副书生的样子,衣服上别着钢笔。他怯怯地问我,你是桂花嫂子?

  我说,你是梁子兄弟?他嘿嘿一笑,说自己没考上大学,不复读了,回来种地。我说,这没啥,天下农民一茬茬,农民也有自个的乐啊。

  梁子一下子就乐了,说回头到我家让他茂才哥给他打个书桌。

  在我们那地方,叔叔嫂子没大没小,爷爷孙子没上没下,爱开玩笑。结婚的女人都爱逗兄弟乐。每一次在玉米地里干活,大家说着说着就开起了荤玩笑,甚至还会动手动脚撕扯几下。

  几个生了娃的娘们,会拿一个小伙子开心,往往几个人合伙把嘴上没毛、说话没谱的后生按倒,在身上一阵乱摸,再将一把泥土塞到他的裆里去,然后四散跑掉。

  弥散开来的是后生的骂声和女人的笑声,这时,还有人会唱上几句陕北民歌,心满意足各回各家吃饭去了。

  我结婚都8个月了,肚子一点都没动静,婆婆开始旁敲侧击地说叨。我是一肚子的委屈,茂才无能,起不来,勉强起来也没劲。

  每天晚上,茂才把我折腾得筋疲力尽,这简直是在受罪,更别提得到满足了。有时候,他就爬在我的身上,咬我抓我拧我,就那样折磨我。白天怎么干活我都不觉得累,可这晚上,我累得慌,心累啊。

  一场游戏假戏真做惹来牢狱之祸

  有一天,几个姐妹提议捉弄一下梁子,我一听心就激灵了一下。说实在的,我是一眼就看上了梁子,爱上了这个高中生。

  我的好梁子,这一次,嫂子可以在玩笑中名正言顺摸你了,甚至可以……我不敢多想别的,想到这里,我的心跳就加快,脸也红了起来。

  那天扳玉米。转眼已是中午,有人提议说歇一歇,七八个姐妹和五六个小伙,每人折根没结玉米棒的甜杆,隔着几米远的地方,席地而坐,各自嚼起来。照例是一阵说说笑笑,开不完的荤段子,说不完的荤笑话。

  梁子坐在较远的地方,也不说话,也不笑。这时,毛娃家的玉芳大声说,梁子,你是不是还是童子啊,啊,是不是啊,要不要嫂子今天验证一下。

  旁边几个小伙子就起哄,说,好啊好啊,当场验,废了王村最后一个处男。几个女的也是哈哈大笑,拿玉芳取乐,说,若是真的,你不是占了大便宜了。

  玉芳说,那我们家的不把我劈了才怪呢。大家都是说说而已,过过嘴瘾,但我的心里似乎很渴望看到那一幕,甚至想把玉芳换成我自己。

  这时,玉芳走到我身边,悄悄说,我们给梁子裆里灌土,这年轻的还就他没有被灌过呢。我一听也来了劲,说,好!

  几个姐妹就开始站起身,向梁子围了过去。玉芳抱住梁子的脖子和肩膀,其他几个姐妹拉手的拉手,抱腿的抱腿,一下子就把梁子房放倒在地。

  一个姐妹扯开梁子的裤带,我把准备好的土块迅速塞进梁子的裤裆,我当时似乎都触到了那个地方,随后再捧些细土,放在梁子的腹部,细土顺着肚皮流了进去。

  梁子大叫,非常痛苦的样子,但没有骂人,脸已经气得鼓鼓的。

  这时,玉芳说,快跑啊,大家开始四散开来。梁子爬起来大声说,马桂花,你欠男人啊,看我什么时候干了你。

  几个姐妹边跑边说,马桂花啊,处男就留给你了。这时,我突然觉得自己很过分,就停下来,想给梁子赔不是。梁子没有走过来,我顺着来路找了回去,没有看见梁子。

  我继续往前走,想他可能是到河边去了。到了河边,梁子果然站在一块石头下洗身子。我不敢走到跟前,就躲在田边的墚子后,看他的背。白得发亮,像石头一样的背。

  梁子洗完了,我站起来,迎了上去。我说,梁子,嫂子给你赔不是了。梁子撇下嘴说,谁希罕这。我说,梁子,你说你要干我,是真的么,你有这个胆量么。你有这个胆量嫂子今天就给你。

  梁子看看我,愣了一下,很快就说,嫂子,你们也太过分了,我只是说气话来着。看见梁子害羞的样子,我似乎越发来劲了,多想梁子一下扑过来,把我的宝夺了去。

  梁子准备要走,我突然从背后把他抱住,使劲在他身上乱抓。我控制不住自己,开始解他的扣子,梁子抓住我的手,停在胸前,沉默了一会。这时,我感觉到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,能听见梁子和我的心在砰砰地跳。

  梁子突然转过身,一把抱紧我,开始热烈地吻我,吻的是那么有力,有劲,甜蜜。我一下子身体就酥了,瘫在了地上。

  梁子将我衣服一件件剥光。这时是大中午,大家都回家吃饭休息去了,想到地里也没有什么人,我开始放肆起来。我导引着梁子,让他顺利地找到地方,我们激情彭湃,全然忘记了周边的一切。

  激情过后,突然我听见沙沙的响声。抬起头来,玉芳和几个人已经站在我们身边。我一下子将梁子推开,迅速穿上衣服,对他们说,是我自愿的。

  梁子也穿好衣服,看看我,看看他们,淡淡地说,是我强奸桂花嫂子的,桂花嫂子还是处女。

  玉芳和来人都大惊失色。

  一对鸳鸯雨过天晴幸福奔向天涯

  梁子在地上,被几个男人控制住。茂才赶到玉米地的时候,手里拿着扁担。他扬起扁担要打梁子,我扑过去,挡住了扁担,头上的血顿时染红了衬衣。

  梁子被抓了。我被送到了镇卫生院。我住了七天院,哭了七天。家里没有人来照顾我。娘家的一个堂嫂照看了我几天,她说,我父母差点被气死了,发誓不再认我这个女儿。茂才到医院来,说,我们离婚吧。我说,好!

  回到家里,门已经锁了,村里的人指指点点,没有人接近我,和我说话。茂才到县上打工去了,一家木器厂要他过去的。婆婆到女儿家去住了,我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。

  玉芳让我到她家去住,我怕毛娃哥嫌弃我,不想去。玉芳说毛娃不在,到南山割竹子去了。玉芳给我煮了一碗面条,说,那天大家跑出来后,走在回家的路上,发现我和梁子没有出来,大家心里就犯嘀咕了。

  前前(化名)媳妇说,他们两不会真的做了那事吧,几个男人就说看看去。茂才是前前媳妇叫来的。于是大家折返回,就看见了那一幕。

  我说,梁子没有强奸我,是我主动的,梁子是冤枉的,我真不是人。玉芳说,现在都这样了,再说有什么用。

  婆婆回来后,我拿了自己的东西,又到县上找到茂才,和他把婚离了。梁子被判了4年,被送到铜川服刑去了。

  我想看看梁子的父母,但不敢去,就托玉芳给他们留下五百块钱。不知两位老人收下了没有。我来到了铜川,一边打工一边打听梁子关在什么地方。

  终于通过一位远房亲戚打听到梁子关押的地方,我就想着如何去看他。打听好探监的那一天,我说我是梁子的妻子,来探望他。民警回话说,梁子说他没有结婚那有妻子。

  我让民警说服梁子能和我见面。一次,我到监狱的时候,看见梁子的父母,我一下子跪到两位老人面前,磕了三个响头,祈求他们原谅。

  老人说,他儿子永远落下了赖名声。梁子和我见了面。我说我想给法院说我是自愿的,说他没有强奸我,梁子说,不能这样,他知道女人的贞洁和名声就是生命,他要背这个黑锅。

  梁子说他会好好改造,争取早点出来,过正常人的生活。梁子让我再找一个婆家,让大家都忘记过去的事。

  我说,不,我要和你结婚,给你生儿子,作牛作马都心甘情愿。等你出来后,我们一起远走高飞。我让他在里面安心服刑,我会等他出来的。

  我在铜川打工,先在饭店端盘子,后来帮人家卖衣服。一年后,老板娘要到西安去,就问我能不能接手服装店。我说自己没经验,怕做不好,老板娘就鼓励我。

  几年下来,我渐渐成了铜川城里卖服装的名人。很快,我买了一套房子,将家装饰的很温馨,等着梁子出来,我们做真正的夫妻。

  梁子出来了。那天晚上,梁子久久地注视着我,没有一句话。我被他看得心虚起来,就把头埋在他的怀里。梁子抬起我的头,对我说,他第一次见到我,就爱上了我。我的美让他失魂落魄。每一次看见我,他都有一种冲动。

  当大家在一起说笑的时候,他最受用的就是听见我的笑声。那天,当他发现我还是处女的时候,他心里就明白了。当被人发现之后,他说,不能让一个女人的名声永远钉在耻辱柱上,他要承担起来。梁子说,他会对我好的,会一辈子对我好的。

  我的泪不断线地下来了,我哭得特别伤心,为梁子几年的牢狱之苦,为梁子父母承担的精神压力,为自己的父母所受的流言蜚语。还有,茂才一家所遭受的白眼。我简直就是一个罪人。

  我们很快就结婚了,没有人祝福,只有我们两个。双方父母也没有参加我们的婚礼。半年后,我们将铜川的家变卖,离开黄土高坡,来到海南岛,来到这个没有人认识我们天高地远的陌生地方。

  开始,我给别人卖服装,后来有机会接触到美容和化妆品行业,就进来了。梁子自学大学毕业,还在海南大学进修工商管理课程,进了一家制药厂,做了副总。

  我们的女儿15岁了,快上高中了。我很幸福。我最终嫁给了我爱的“强奸犯”。但回忆过去,还是感觉到苦涩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